不去在乎结果,热情地付出过,就好了.

清水河30最

最清的是食堂的免费菜汤。

最水的是教务处的办事质量。

最开心的是图书馆很大很漂亮。

最失望的是等它建好我已毕业了。

最让人羡慕的是外国语学院的男生。

最可以接受的是清真食堂里没有猪肉。

最轻松的是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点了别人。

最徒劳的是上课我去了但点到时只点别人。

最想跟外界的人说的话:施主,赏个妞泡吧。

最变态的是咱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简称计院。

最具有号召力的公共事件不是上课,是dota对战。

最人道的政策是为了保护男生而把女生宿舍圈起来。

最容易崩溃的不是操作系统,而是我们极脆弱的神经。

最残忍的不是军训时罚我去练蹲姿,而是某些人的长相。

最差的不是我的成绩,而是移动的信号和电信的服务质量。

最真实的一句话:同学们,你们可是新校区第一批拓荒者啊。

最远的距离不是从我的心到你的心,而是从我们寝室到商业街。

最气愤的是恐龙园外面没有"前方危险,男士止步"的温馨提示。

最难等的不是那个你爱但是她(他)不爱你的人,而是116公交车。

最有心无力的是一个人去走遍学校的角角落落,像女厕所之类的除外。

最平的不是某些人的胸,而是各个拐角处被践踏的草坪,哦应该叫草平。

最有杀伤力的是消防员,若你****焚身,只要见到她们就会瞬间降到冰点。

最让胃难受的时候不是一整天没吃东西,而是哥们竟然说某个消防员很性感。

最让人感到嫉妒的不是谁竟可以在这里找到女友,而是谁来这之前已早恋过了。

最单纯的愿望不是电信把网费降下来,而是系统出故障上网帐号无限量免费使用。

最常见的不是走几步就可以看到一棵的银杏树,而是走一步就会撞到好几个的光棍。

最理直气壮的翘课理由不是老师讲的太差了,而是不想在最神圣的教室里被人灭了火。

最恐怖的不是半夜醒来发现室友正在梦游,而是睡午觉梦到女友是本校学生时突然惊醒。

最巧的是吴承恩说唐三藏幼时被母亲放入清水河中逃生,该和尚取经路上又重经此地救父。

最感觉委屈、上当了的时候是想到高中时兄弟常跟我说:“成都到处都是美女!”想揍他们!

打赏

Add comment

4 × 3 =

不去在乎结果,热情地付出过,就好了.
某一天,你所坚持的,和承担过的一切,会有回应。它们并非失去踪迹,只是需要时间抵达。这和星光落入眼睛里,是一样的道理。

近期文章

近期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