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文章类别:生活

清水河30最

最清的是食堂的免费菜汤。

最水的是教务处的办事质量。

最开心的是图书馆很大很漂亮。

最失望的是等它建好我已毕业了。

最让人羡慕的是外国语学院的男生。

最可以接受的是清真食堂里没有猪肉。

最轻松的是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点了别人。

最徒劳的是上课我去了但点到时只点别人。

最想跟外界的人说的话:施主,赏个妞泡吧。

最变态的是咱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简称计院。

最具有号召力的公共事件不是上课,是dota对战。

最人道的政策是为了保护男生而把女生宿舍圈起来。

最容易崩溃的不是操作系统,而是我们极脆弱的神经。

最残忍的不是军训时罚我去练蹲姿,而是某些人的长相。

最差的不是我的成绩,而是移动的信号和电信的服务质量。

最真实的一句话:同学们,你们可是新校区第一批拓荒者啊。

最远的距离不是从我的心到你的心,而是从我们寝室到商业街。

最气愤的是恐龙园外面没有"前方危险,男士止步"的温馨提示。

最难等的不是那个你爱但是她(他)不爱你的人,而是116公交车。

最有心无力的是一个人去走遍学校的角角落落,像女厕所之类的除外。

最平的不是某些人的胸,而是各个拐角处被践踏的草坪,哦应该叫草平。

最有杀伤力的是消防员,若你****焚身,只要见到她们就会瞬间降到冰点。

最让胃难受的时候不是一整天没吃东西,而是哥们竟然说某个消防员很性感。

最让人感到嫉妒的不是谁竟可以在这里找到女友,而是谁来这之前已早恋过了。

最单纯的愿望不是电信把网费降下来,而是系统出故障上网帐号无限量免费使用。

最常见的不是走几步就可以看到一棵的银杏树,而是走一步就会撞到好几个的光棍。

最理直气壮的翘课理由不是老师讲的太差了,而是不想在最神圣的教室里被人灭了火。

最恐怖的不是半夜醒来发现室友正在梦游,而是睡午觉梦到女友是本校学生时突然惊醒。

最巧的是吴承恩说唐三藏幼时被母亲放入清水河中逃生,该和尚取经路上又重经此地救父。

最感觉委屈、上当了的时候是想到高中时兄弟常跟我说:“成都到处都是美女!”想揍他们!

离职,天晴

昨天夜班填了离职单,最近离职的比较多,所以要缓几天才能离职,到4号早上才行,

终于把离职办了,舒了一口气,

本打算要是不给离职就旷工自离,现在没问题了,

Foxconn标称底薪1350,其实里面含有要扣除的住宿费,伙食费,

住宿每月110,伙食月初扣400打进饭卡,月末剩多少返还工资,

如此下来实际底薪只有900左右,

另外关于加班,

周末是双倍工资,不过周末是上不到的,

我所在的生产线周二和周六休息,

周六自然没有工资,

然后周二是”调休”,就是把周末的休息跳到周二,

这样周末上班就不算双倍工资,

又被摆了一道.

 

办完离职下夜班的早上,阴雨连绵的成都,阳光明媚,天气晴好.

下夜班

7:30,狂风暴雨中单车小伞Foxconn下夜班归来,体无完肤.

今天报了辞职,8月1日.

今天发了工作衫.

今天分配了储物柜.

今天止进公司15天.

压力

自从去了Foxconn,我突然感觉到压力了,而且很大,

Foxconn跳楼,一点都不稀奇,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望着周围的工友,想着他们一辈子只能到此为止了,不禁一阵悲哀,

对于那些工作一年以上,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

我还有机会,我只是Foxconn的一个过客,我还没有到此为止…

吃饭去,回来继续写

以下涉及机密:

Foxconn不招暑期工,那我是没办法进去的,

只好跟着别的学校毕业的(职业学校,高中文凭),说自己也是这个学校的,

至于怎么混进去,不能说的太细.

在Foxconn受到了不算太人道的待遇,仅仅因为我们的文凭只有高中,我们是来卖体力的工人,

大声呵斥,列队扔在烈日下无人问津,

这是7月的北回归线啊,混蛋.

文凭…

我也只好假装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我需要这一笔钱.

只能怪自己命贱,

不过,我还有机会.

但是那些被我挤掉的真正的职校学生,对不起,抢了你们的饭碗.

从踏进厂区到在线上工作,期间共有两天时间,

第一天在生产大楼外的工地上,一大块水泥地,

列队,列队,列队

暴晒,暴晒,暴晒

大家都不知道在等什么,只是在不停的点名,排队,打乱,重新点名,排队,再打乱

接近晚饭时间,进入车间,

不过第一天已经过完了,

第二天,又开始无止尽的排队,至此好多了,是在室内,

每次排完队,工作人员都会消失,

于是大家席地而坐,不久便倒地而睡,

于是出现每睡一小时便被叫醒起来排队,

不到十分钟,倒下继续睡,

期间有人去领工作服,被告知,十分钟之内领回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不见人影…

终于又要到了晚饭时间,一部分人领了工作服,被叫去分配了工作,不过只是一少半,

终于我作为最后一波,也分派工作了…

接着就是机械式的工作,日复一日,

真的感觉,跳楼其实没那么遥远

I’m in Foxconn.

I’m still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