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文章类别:编程

关于性格内向者的10个误解,献给奋战在一线的程序员

我非常幸运的发现了这本《内向者优势——如何在外向的世界中获得成功》的好书,我感觉就好像是有人专门为我们这个罕见的小群体写了一部百科全书一样,它不仅对我的很多怪癖做了解释,还帮助我从一个崭新且积极的角度重新定义了我的整个人生。

 

毫无疑问,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会说,“啊哈,你不会到现在才发现你是个性格内向者吧?”,其实这并不是那么简单,问题在于将一些人贴上内向者的标签是一种非常浅显且充满各种常见误解的行为,事实要比这复杂的多(在Carl King讲过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Laney 的书中有个章节对人的大脑进行了分析,并解释了神经元是如何在内向者和外向者的神经系统中跟随不同的控制通路进行传递。如果这本书基于的科学理论是正确 的,那就证明了内向者是一群对多巴胺过度敏感的群体,太多的外部刺激过量的消耗了它们。相反的,外向者没有足够的多巴胺,他们需要依靠大脑的肾上腺去创造 它们,外向者通常有更短的神经通路,他们的大脑血流量也相对更少,外向者神经系统中的信息大部分都是通过位于前额叶的布罗卡氏区(Broca’s area)传递的,而这里正是我们的大部分思考发生的地方。

不幸的是,根据这本书,只有大约25%的人是内向的,而像我这样极端的就更是少上加少了,这导致了许多的误解,因为社会对我们这类人缺乏足够的了解(我很高兴我能够这样说)

所以下面我列出了一些对内向者的常见的误解(这是我自己的清单,我对其中一些深信不疑): 阅读更多 »

支撑软件开发人员的三种精神

伟大的艺术家精神

如果你听到一种声音说“你不能这样画”,然后,你继续这样画,这种反对的声音就会被压倒。——文森特·梵高。

第一个精神是能推动我们团队程序员接受新挑战的伟大艺术家精神,能够创新方法,寻求自我实现。这种精神给我们创造最新解决方案的力量与渴望,使我们通 过学 习和实践不断进步。最好的软件背后都蕴藏这种伟大的艺术精神,它会使开发人员跳出思维框架,为了写出完美的编码而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对于传统的公司,这种 精 神既是有力的支柱同时也存在危险——因为无法预见也无法保证开发人员不会因此而忽略客户的需求。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程序员会拒绝平庸,但却有足够好的解 决 方案,他会用自己的方法达到超越所需的效果。这样的开发人员无法容忍拙劣的代码,对于一些重要的代码,即使在演示前一晚,在测试员回家休息之后,他们也会 进 行重构……

可信赖的员工精神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小块。——约翰邓恩 阅读更多 »

告别程序员生涯,一点感慨与诸君共勉

再过几天,我就正式告别程序员生涯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以职业程序员身份在CSDN发表文章。小弟谈谈入行几年来的感受,做一个人生阶段的自我总结,同时希望能给后来者带来点参考意见,能在这段路上走的更好。

本人2002年下半年正式入行,至今2007年4月一直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上大学选择这个专业是阴差阳错,但接触之后对计算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对写软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软件成型后,那种成就感和自豪感能给我难以名状的满足。

那时,喜欢看侯捷的书,对核心技术和核心技术人员由衷的崇拜,对技术的追求和水平的提高有一种莫名的狂热,当时我想只要能从事软件开发的工作,起初的薪金待遇可以不计,等我技术方面成熟后,自己就有更高更好的选择了,程序员-系统分析-项目经理-自己的软件公司,这是当时我一个朦胧的程序人生规划。

现在想来,不禁一番唏嘘。

我记得我在培训的时候,一个培训的老师当时是本地一家有名的高科技企业的CTO,确实是专业人才,就是不太会讲课。我问他做程序员的感受,他说经常写程序经常写到凌晨2点钟,很累不过很有意思,因为他喜欢这份职业(当然喜欢啊,他月薪7000-8000,2001年,济南),但也干不长啊,他已经做好了转行的准备,去做和计算机相关的行业。那年他28岁,我22岁。其实他那番话让我和我的同学已经很羡慕,我们羡慕他的技术深度和现在的岗位层次,金领啊,他就是我们眼里的金领啊。

而另一个技术水平很高的老师(在外企写单片机的,30岁,月薪8000-1万),告诉我的是:迟早要转行,就像他现在来当培训教师一样,原因:太累。

我没在乎他们的感慨,因为我年轻啊,加班到夜里2点很轻松啊,何况写写自己喜欢的软件,很高兴啊。30岁那时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数字。工作后,感觉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很惭愧自己的机遇和能力都不是太好,一直从事基于数据库的信息管理系统的开发(我认为是软件开发里最简单和最基础的方面),换了三家公司,从基础程序员作到了系统分析的层次,现在开始往对外和管理方面发展。可以说粗略的沿着我以前设计的程序人生轨迹走了走。 阅读更多 »

想要写好的程序应该远离计算机

我最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最好的写程序的地方不是在你的计算机前,不是使用你的编译器、IDE或其它一些工具。这最好的地方是一个远离这些工具的场所 —— 是某个能让你认真的思考的地方。对于一个你很熟悉的编程语言,你很容易把你脑子里已经构思好的程序转换成编译器/解释器可以编译/解释的程序 —— 难就难在如何在脑子里先把程序编好。

有一天我乘火车旅行。我带了笔记本,但没有网络。不幸的是,我使用的是一种商业编程语言(IDL,真不巧),这种语言需要使用我大学网站上的许可证。因为不能连上互联网,我拿不到许可证,于是我的编译器和IDE就跑不起来。你可能会喜欢使用一个需要昂贵的许可证的商业编程语言,但它的确使我不能在编辑器里写任何的代码。而你猜这么着 … 这让我开始思考!

我想这篇博客正好印证一篇博客的内容,它里面说道:
我从我的第一个老板那里学到的最大的一个教训是:“当你的程序运行异常时,不要使用debug工具,用你的大脑。”

这就是远离电脑后会迫使你去做的事。通常你很容易进入这样一种编程习惯: 阅读更多 »

一次谷歌面试趣事

很多年前我进入硅谷人才市场,当时是想找一份高级工程师的职位。如果你有一段时间没有面试过,根据经验,有个非常有用的提醒你应该接受,就是:你往往会在前几次面试中的什么地方犯一些错误。简单而言就是,不要首先去你梦想的公司里面试。面试中有多如牛毛的应该注意的问题,你可能全部忘记了,所以,先去几个不太重要的公司里面试,它们会在这些方面对你起教育(再教育)作用。

我第一家面试的公司叫做gofish.com,据我所知,gofish这家公司如今的情况跟我当时面试时完全的不同。我几乎能打保票的说,当时我在那遇到的那些人都已不再那工作了,这家公司的实际情况跟我们这个故事并不是很相关。但在其中的面试却是十分相关的。对我进行技术性面试的人是一个叫做Guy的家伙。

Guy穿了一条皮裤子。众所周知,穿皮裤子的面试官通常是让人“格外”恐怖的。而Guy也没有任何让人失望的意思。他同样也是一个技术难题终结者。而且是一个穿皮裤子的技术难题终结者 —— 真的,我做不到他那样。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问我的一个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是非常的普通 —— 在当时也是硅谷里标准的面试题。

问题是这样的:

假设这有一个各种字母组成的字符串,假设这还有另外一个字符串,而且这个字符串里的字母数相对少一些。从算法是讲,什么方法能最快的查出所有小字符串里的字母在大字符串里都有? 阅读更多 »